排序:

小说列表

  • 老婆與岳母

    2019-07-26 | 35 | 1

    老公,媽讓我們今天晚上回家吃飯 小惠一面在梳妝台前描眉,對著鏡子裡的我說到。 好呀,我們也好久沒有回家看她老人家了,反正今天是周末也沒有什麼事情 我伸了個懶腰,走到小惠身後抱住她,輕輕的吻了她一下。我和小惠是一個單位的,經過一年的戀愛終於走上了婚姻的殿堂。小惠是單身家庭出身,父親在她很小的時候就去逝了。她母親也就是我岳母為了小惠一直沒有改嫁,獨自一人把她撫養長大。所以我和小惠都很孝順她老人家,尤其是小惠,更是一個孝順的孩子,即使結婚以後也是三天兩頭回家去陪媽媽。我曾經提出讓媽搬過來和我們一起住 ,可是媽說什麼也不肯,說什麼住在一起不方便。其實我也知道,媽自己守寡多年怕我們小兩口在家親熱地時候

    立即阅读
  • 欲淫巧奸

    2019-07-26 | 26 | 1

    上身赤裸,只穿一件内裤,单手手臂靠在曲起的右腿上,半躺半坐在房间坐垫的方其,背靠墙壁,侧转脸让电风扇吹散闷热,舒适地不禁低头一点一点地打起瞌睡。 另一边,趴在床上,全身只两件薄绵透明的内衣裤,欢快地一上一下晃动着小腿,看着女性杂志的女朋友小米,冷不丁地突然抬头望着方其说:「老公…我要去学游泳…」 小米,24岁,169公分,D罩杯,有着可爱和媚丽的脸蛋,大而圆的眼睛,小巧的鼻子,樱桃般的小嘴,边上还有个小酒涡,齐腰的长发,俏丽又魅惑。大而尖挺,弹性十足又软嫩雪白的美乳,悬着粉红细致的乳头,让人想忍不住揉捏把玩。平坦光滑的腰腹,圆跷白嫩的屁股,引人冲动火热。 小米是一个,只要爱了就愿为对方付出一切

    立即阅读
  • 魔鬼的哲学

    2019-07-26 | 5 | 1

    这是一年的最后一天——除夕,正在下雪,天气冷得可怕。 一个卖火柴的小女孩在街上走着,小脸蛋冻成了青色。她的衣服虽然又旧又破,却遮不住苗条的身段。脚上穿着一双妈妈的大拖鞋,小脚通红,浑圆的脚踝上沾着片片泥巴。她的口袋里装着许多火柴,一路上不住口地叫着:“卖火柴呀,卖火柴呀!”人们都在买节日的食品和礼物,有谁会理她呢? 中午了,她一根火柴也没卖掉,谁也没有给她一个铜板。 她走着走着,在一幢楼房的窗前停下了,室内的情景吸引住了她。哟,屋里的圣诞树多美呀,那两个孩子手里的糖果纸真漂亮。 看着人家幸福的情景,小女孩想到了生病的妈妈和死去的奶奶,伤心地哭了。哭有什么用呢?小女孩擦干眼泪,继续向前走去。 “

    立即阅读
  • 下流的审讯

    2019-07-26 | 15 | 1

    一张震惊全矿的大字报引起了轩然大波。彭川卫成了焦点人物。无论他到哪儿人们都对着他指指点点,议论纷纷。孔矿长的威信扫地,他的种种劣迹暴露于光天化日之下。紧接着彭川卫干脆一不做二不休。没有得到刘书记授权的情况下,又写了几张针对孔矿长生活作风问题等诸多的大字报。当然在他写完后都拿到刘书记跟前,得到刘书记认可的情况下,才粘贴了出去。在彭川卫的鼓惑下,人们自发的喊出打倒孔矿长的口号。揪出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孔庆梦,孔矿长的真名叫孔庆梦。 工人们自发的组织造反队,人们一至推选彭川卫为造反队的司令。 彭川卫摇身一变又成了司令。他身着绿色的军装耀武扬威起来。每次开批斗大会彭川卫都要上台讲话,以前他上台讲话很

    立即阅读
  • 女友的朋友

    2019-07-26 | 19 | 1

    2008年的9月,雖說已進入初秋,但S城的天氣絲毫沒有一絲絲涼爽的感覺,我心裡煩躁不安,不僅是因為天氣,更多的是因為我的女朋友回老家了,由於她父親生病需要回去照料幾個月,這一去差不多已經一個月的時間,她這一走,帶給我的不僅是心理上的寂寞,更多的是生理上的煎熬。 對於二十歲左右的男青年,正是生理需求的旺盛期,而我又比別人更強烈些,沒有女人的日子苦呀,沒有愛愛的日子更苦,像我這樣一天不做愛,兄弟不低頭的日子更是苦上加苦。 我在心裡想,再如此下去,非把我憋成陽痿不可,總不能每天靠打飛機度日吧,再說了,聽說那玩意也傷身體,找小姐吧,可又不放心,萬一惹上個病啥的,那不是劃不來嘛,更主要的是我也是有那個賊

    立即阅读
  • 酷刑的征服

    2019-07-26 | 10 | 1

    “唉,都已经三天了,才把消息传过来,动作也太慢了!还延误了我们不少时间。” 说话的是一个颇具绅士风度的五十多岁的西方男子,站在他身边的是一个二十三、四岁容貌俊美的东方女郎。房间内门窗都紧紧地关着,颇为宁静,除了说话声之外再无其余的杂音。 “这也没办法。原定就是一周联络一次,他也只是按时行事而已。赵警官的身份也只有你和我知道,他不明其中的关键,自然不会随便破坏规矩。只是没想到南洋会有如此实力,连赵警官这样的身手都屡屡失手被擒。” 交谈的两人正是国际刑警处的马克和郑霄晔。马克刚接到在方徳彪处安插的另一个内线的消息,得知了赵剑翎在三天前为了营救方徳彪而被南洋会的人抓走的消息,连忙叫了郑霄晔前来商议。

    立即阅读
  • 遇到土匪

    2019-07-26 | 14 | 1

    历劫花 七肉票原是个处女今晚,该是朱虎回家住宿的日子,已经是午夜两点多钟了,朱虎还没回来,秋菊独自一人,睡在床上,翻来覆去,总是睡不着,这半个月以来,秋菊独宿,倒还是头一回呢突然一阵「轧,轧」声,一辆汽车停在门前下,朱虎在敲门,秋菊急忙起身,开了大门,把朱虎迎了进来,朱虎神色慌张地对秋菊说:「走,咱们这就走,奶都预备好了吗?」 秋菊听见这句话,真是喜出望外,忙去提了那两只准备好的箱子,自己穿上了衣服,又掮了个铺盖,就和朱虎一同上了汽车,驶往天津的大道行去。 在路上朱虎告诉秋菊,公馆里出了事了,那位做官的老爷,不知犯了什麽事,被抓去了,听说或许要枪毙呢公馆里也乱了,所以朱虎趁人不备,还拿了太太一

    立即阅读
  • 勾引嫂子反被她肏

    2019-07-26 | 23 | 1

    嫂嫂今年32歲,模樣俊俏,身體豐滿,大乳房,圓屁股,很性感,充滿成熟女人的味道。她公司今年開始新的操作,添加了幾台電腦,規定不會電腦的不允許上崗,這可急壞了嫂嫂,她對電腦可是一竅不通啊。所以就來找我讓我教他學電腦,其實我也不是很懂,不過教她當然是綽綽有餘了。這些天,家裏就我一個人,很無聊,就經常看保存的亂倫小說,通常看完就隱藏起來,可是這天,我正看的入迷,就聽見院子裏有人喊,趕緊把文件關了。拉開門,看到嫂嫂正笑著對我說:「嫂嫂跟你學電腦來了,有時間嗎?」「有啊,進來吧。」嫂嫂走進屋,坐在電腦椅上,「我想看看你的遊戲,電腦中帶的那種小遊戲。」「在開始菜單的程序中。」「我不知道怎麼找啊」「我幫你。

    立即阅读
  • 口水

    2019-07-26 | 4 | 1

    「啊……小绫……啊……」 敦搂抱住绫的手上力量又加大,把绫搂的更紧。 少女年轻肉体散发出的甜美体香已彻底的征服敦,男人本能狂热的发酵,让敦疯狂了。 「不要!」 绫拼命的想要逃跑,但这样的行动却仅是增加敦的兴奋而已。 敦气息慌乱的说着:「我是一定要小绫的!」 「……」 听到敦的这句誓言,绫瞬间停止了抗拒。 「……一定要……」 从敦的嘴里说出这句话,这的企图不明的话。 「……一定要……」 绫的心中不断重复这句话,不下有数十次之多,蔓延到脑海中。同时间绫的心中再度的回想起图书馆中的光景,清晰的映在脑海中。 相互扶持的两个人是多么和乐融融…… 是的,淳二已经不再需要自己了…… 「不再需要!」 只有这短

    立即阅读
  • 服从老爷

    2019-07-26 | 20 | 1

    是午夜了,人们都已经睡着了。 书僮儿走到秋菊的窗户外面轻轻的叫道:「秋菊姐,秋菊姐。」 秋菊翻了个身,问了声:「谁呀?干什麽?」 书僮在窗外轻声的说道:「老爷有样东西,叫我交给你的,我放在书房里呢奶来吧」 「明天再拿好了」秋菊睡意正浓,不想起床。 但是书僮却又说道:「秋菊姐,是一张火车票,明天一早就开车,老爷要奶到天津去呢」 秋菊一听,心中大喜,睡意立消,一翻身就下了床,轻轻的开了门向书僮说:「给我吧」 「秋菊姐,车票放在书房里呢!奶来拿好了。」 秋菊一听,也来不及穿衣服,只穿了一件小背心,一条短裤子,就随着书僮,往跨院里走去,两个人轻手轻脚的推开了起坐间的门,走了进去。 书僮进得门来,就回身

    立即阅读
  • 女漢子

    2019-07-26 | 10 | 1

    「姑孃!姑孃饶饶我吧!小的傢裡上有老母,下有妻兒,一傢十口靠小的維生,求姑孃饶饶小的吧!」這個被女色魔黑珍珠劫迴來的壯漢吳作,跪在地上猛叩頭哀求的說。黑珍珠看見他這副可憐的相貌,不禁好氣又好笑。 那壯漢說∶「姑孃,小的聽你的話,韆萬不要殺我,小的隻是個耕種的人,除了耕田種菜之外,就沒有其他能耐,不知姑孃要小的做什麽,隻要姑孃不殺我,能力所到的、都為姑孃效勞……」 「是的,小的 是有六個孩子。」他答 「是的,可是姑孃怎知道我老婆每年……」 「你每天晚上都非要跟你老婆,最少親熱一次是不是?」 「你日耕夜又耕,但都不覺得辛苦,可見你身體壯健結實,同時我見你的夜耕方麵更是賣力,那你老婆常被你鋤掘到哼

    立即阅读
  • 春药降玉女

    2019-07-26 | 28 | 1

    “呃……啊……呃……啊……” 当祈老二再次走进刑房的时候,赵剑翎已经不在床上了。只见精锐的女警官躺倒在刑房的地面上,赤裸的身体不住地翻滚扭动着,两条优美的玉腿不停地摩擦着,一双纤秀的玉脚已绷成弓形。她的口中发出了带着一分淫荡的含糊的呻吟声,显然已经处在了崩溃的边缘。 赵剑翎并没有猜错,祈老二给她注射的不是毒品,而是烈性的催情剂。就当歹徒们离开刑房的一瞬间,她就感到下身变得奇痒无比,体内一股热流涌起,呼吸随即变得急促了起来。 年轻的女警官虽然曾经多次被擒受辱。起先,春药只能击溃她的身体,使她产生一定的生理反应,却不能使她在精神上产生性欲。但在一次可怕的经历中,一个钻研春药的黑道人物对她注射了一种

    立即阅读
  • 生米是这样煮成熟饭的

    2019-07-26 | 5 | 1

    我迅速的向上拉扯着茗的上衣(短袖吧,比较常见。),茗啊的一声……却是我趁茗被上衣套住的时候,在她胸前抓了一把。 【依,你,你做什么啊!别这样!】茗的声音有些哽咽,有些不解。 【给我吧!茗,你知道我是爱你的,我不想再这样的等待下去,我怕,真的好怕!】我不知道该如何说服她,甚至不知这把快刀斩的断这团乱麻与否? 说话间茗已躲到一边将套在头上的上衣取下,看着上衣后的雪白酮体上那抹被粉色乳罩拱起的美妙曲线。我回味着刚才那袭胸瞬间的美妙手感,弹性、柔软。我知道曾经意淫、幻想的美妙就在这里,在我的手上、在眼前,触手可及。 摇了摇头,让自己从回忆中清醒过来。看着趁我分神,推开我并趁机退到了门边双手拿着上衣遮住

    立即阅读
  • 奸到高潮的妻子

    2019-07-26 | 21 | 1

    既然一时无法找到陈涛,我只好暂时放下这件事。这段时间公司的人给我来过无数电话,很多事情都需要我亲自处理,我也不想因为私事而耽误整个公司。我仍然每晚都在办公室里过夜,每当夜深人静时,我就会拿出静的性虐光盘来观赏,我说不清楚自己到底是因为好奇还是被欲望驱使,或许两者都有吧! 虽然以前也看过一些类似的日本AV片,但这些光盘带给我的震撼更深,因为我清楚这不是表演,而是真实存在的。看过那些变态的、下流的性爱画面,我越来越感到一种异样的欲望,我以前没想过自己真会碰上这种女人,能在变态的痛苦和凌辱中寻找快乐,以为那只存在于虚假的AV片和色情小说里,可现在这真的出现在我的生活中,其中还有与我恩爱了十多年、平

    立即阅读
  • 迷奸美女房客

    2019-07-26 | 19 | 1

    我叫Alex 是一名广告设计师。我从毕业开始就到吉隆坡打工了。因为大城市房子贵,我就租了间房一人住。屋子有3间房。一间是房东,他做导游的所以时常都不在家。另外一间是一对情侣。事隔了两年情侣搬走了。一天我下班回家看见有新房客来了,就好奇过去看看怎知道来了一位大美女~~~~~眼前一亮 ! 哇~~~~~爽 !皮肤细白,眼睛大大鼻子也挺高的。我觉得因该有整容过,还有一把金色的卷长发。 身高大约170 穿着一条超短裤露出一双修长的长腿 !上身穿着一件T -shirt 还能看见里面穿着黑色的胸罩。我当然上前问候下,原来他是韩国人名叫Kimi 。在吉隆坡工作了一年,在一家公司做sales and marke

    立即阅读
  • 我的暴虐和疯狂

    2019-07-26 | 17 | 1

    我暴虐、疯狂的挺动着下身一下下的重击着妻子丰满圆翘的臀部。「……啊……嗯……嗯……」妻子急促的喘息声中带着难耐的鼻音,泪水不停的流出眼眶。 细嫩的阴道又湿又热还不断的收缩,阴道的内壁不停的蠕动着,反复的挤压着我的阴茎,带来的快感无法形容,但是我的心里却似乎有小刀在不停的割着、搅着……刀割般的痛压抑着心胸,悲愤的不能自己…… 窗户上那张极度扭曲愤怒的脸和妻子动人的胴体,那被窗户极度挤压的变形的丰满胸部,泪流满面的脸,喘息而微张的红唇倒影在一起,组成了一副别样的淫靡画面。 我越来越激动,越来越疯狂……阴茎变得越来越硬,异样的快感填满了我的心胸,那种心里一边滴着血,一边又异样的兴奋纠结在一起,说不出

    立即阅读
  • 审讯施毒手

    2019-07-26 | 4 | 1

    “啊……” 赵剑翎的嗓音非常动听,但呻吟中却充满了痛苦。她的双手举过头顶,手腕被从天花板上垂下的绳索捆绑在了一起。 女警官就这样被绳索吊着,汗衫的下摆大幅度缩了上去,一大截雪白的玉体裸露了出来。她身体上的肌肤如丝缎般光滑,腰身非常纤巧,平坦而紧绷的腹部没有丝毫赘肉,性感的肚脐恰好在裤沿的上方裸露着。 歹徒将她吊起的高度恰到好处,迫使她不得不踮着脚才能够到地面。这使得女警官那被牛仔裤包裹着的双腿显得更为修长。她的鞋子已经被除去了,一双白皙纤秀的玉脚踮着,仅仅靠脚趾扣住了地面,足部的优美曲线完全展示了出来,性感得令人窒息。 赵剑翎一头乌黑亮丽的秀发显得较为凌乱,几缕发丝更是垂荡到了脸颊边,沾在了她

    立即阅读
  • 虐雪恋改编版

    2019-07-26 | 1 | 1

    日挂高空,万里无云诸葛雨走在前往紫竹村的路上,他后背上背着一个竹篓,竹篓里面装了一本本当代名着,这些是他省吃俭用积累的钱在赶集时的一些小书摊上买的。这些书一般都是富贵人家丢弃被人捡到搜集起来的,或一些家道破落的书生家为了筹集钱款拿出来出卖的。所以这些书都是十分的破旧,但这不会影响到诸葛雨从中获取知识的欲望。 现在正值午时,诸葛雨背靠在小路边一颗高约三十米的素旁。左手里拿着一本封面已经泛黄,字迹模糊的书,右手拿着准备好的自己在来之前做的饭团,一边聚精会神的看着书,一边津津有味吃着午饭,好不悠闲。 “救命啊!”这时远处传来一声救命的声音。 诸葛雨开始还没注意,继续的看着孔孟之书,一边啃着干粮。过了

    立即阅读
  • 虐奸

    2019-07-26 | 13 | 1

    欧阳珍珠是中环某大公司的高级行政人员,今年二十八岁,从加拿大返港才两年,她外表文静漂亮,瘦长的个子,腰肢特别细,而胸围足足有三十六寸,但别看她外表文静,其实她办事能力坚定果断,因此老板也特别器重她,两年里面,由一个普通的办公室的小秘书提升到助理经理的职位了。 欧阳小姐不但聪明能干,人又长得艳如天仙,当然追求她的人不知凡几,但又有几个人能令她看得上呢?一般有钱有地位的人绝不在她眼里,她所追求的是要志趣上的相合,要诗一样的浪漫的境界,要火一样爱的激情! 就在这时,她在加拿大读书时相识的一位叫张彼得的男友也回到了香港,两人旧情复炽,两人相约一起,花前月下,形影不离。 这时周末,两人相约同去西贡那个常

    立即阅读
  • 洗净行尸

    2019-07-26 | 27 | 1

    还是沉静的小房间。灯罩中的烛火微微摇晃着,周围的景色也跟着微微摇动着,除了这个以外就没有其他活动的迹象了。 在这样的小房间里,正中央的平台上正横躺着两具裸体。一具是充满艳丽和年轻的少女的肉体,另一具则是中年男人的白白微胖肉体,看起来相当不协调。 已经过了好一阵子,两个人依然没有活动的迹象。 *** *** *** ***身体每个地方都有着疲累的感觉,模模糊糊的意识中,慢慢的感觉到自己是被人搂抱着。 「好冷……」 突然感到一股寒意,心中颤抖地说着。 随着这股寒意的降临,志乃的意识也渐渐的清晰起来。爬起身子,突然间看到全裸的宗主正睡在一旁,可以看见鼻子轻轻呼吸着。 「啊……」 心中一阵诧异,刚刚到

    立即阅读
  • 风云难预测

    2019-07-26 | 2 | 1

    赵剑翎沿着走廊行走着,心潮彭湃。她在方徳彪的手下卧底已经有一个半月了。虽然身为国际刑警处最精锐的女警官,但对于卧底所遭遇的危险,却也难以应付。 在这一个半月之中,她被南洋会的人活擒了三次,而且每一次被俘之后,性情贞洁的她都被剥光衣衫,惨遭歹徒们的凌辱,以至于她有时都后悔成为一个女人。 当然,现在整个南洋会都不复存在了。女警官的机智,使得她在身陷牢笼、并被识破身份的情况下,寻找到了反击的机会。杨老大和祈老二的据点被警方连根拔起,杨老大中了赵剑翎的计,在本以为可以伏击南洋会的竞争者的状况下,反而遭受了警方的围剿,最终全军覆没,他自己的座车在包围之下走头无路,翻落悬崖。 但这些并不足以驱除女警官心头

    立即阅读
  • 少婦秀敏

    2019-07-26 | 9 | 1

    這一天,美麗的少婦秀敏打電話到我們公司,說因為電腦壞了沒辦法上網。由於來買電腦時她已懷孕6個月,頂著突起的肚皮以及飽滿的胸部,所以我印象非常深刻,於是我說馬上去幫她看看。進去後先試開機,連開機都不行了,於是把電腦機殼打開,準備好好的觀察一下是哪些排線沒有接好。於是她坐在床沿看著我修理,電腦旁的書桌上一面化妝鏡,以我視線的角度剛好看見她露出孕婦裝以外的美腿。我藉故很難修拖延時間,繼續透過鏡子欣賞她的姿態,包括她飽滿的胸部,隱隱約約彷佛看見挺立的乳頭突起狀。因為時間過了很久還不見我修好的樣子,於是她打開臥室內的電視機想打發時間,就在電源被開起的刹那,我聽到男女性愛時的交響曲也就是A片的聲音。我轉頭

    立即阅读
  • 活色生香强暴

    2019-07-26 | 4 | 1

    叶花已经被武斗控制住了,她在也没有反抗的余力了,无论从身体到思想。一片混乱,一片迷茫,叶花被武斗抚摸的渐渐失去了自己。她只感到自己的体内流淌着滚烫的热流。使她全顺激荡,浑身酥软,像一个粘糕似的毡在武斗的身上。 就在武斗想要对她为所欲为的时候,叶花提出了要求,让武斗把她的老公从井下掉上来,这个对于武斗太简单不过的小事情,却一直困扰着叶花的生活,有许多事对于某个人却是天大的事情,但对于有能力的人却是一菜一碟。也许这个要求是叶花的最后的着羞布,即使她不说出这个要求,她还能跑出武斗的手掌吗?面对强大的武斗,她还能保住贞操吗?简直是天方夜潭。这是为了掩饰自己不那么的廉价,最起码还有价格。不能成废品。所以

    立即阅读
  • 妻子成母狗

    2019-07-26 | 47 | 1

    宽敞的宾馆客房里光线幽暗,紧闭的窗帘挡住了户外的喧嚣,几盏床头灯照亮着室内的淫糜,房间中央干净洁白的大床上,两具赤裸雪白的女体纠缠在一起呻吟着、扭动着。 静张开双腿仰躺着,手里拉着一根长长的细链,链子的另一端连着妻子脖子上的狗颈圈,妻子就像只母狗似的跪伏在她腿间,埋着头舔吸她的阴部。 「哦……真爽……你这婊子舔得还真不错……哦……」 静舒服地喘着气,用脚去拨弄妻子的乳房,妻子的两颗大乳球在垂吊的状态下,显得更加饱满丰硕,浑圆完美的乳形呈现成熟诱人的梨状,耸立的乳头上夹着一枚铁制的乳夹,乳夹上挂着的小铃铛被静的脚趾弄得「叮咛、叮咛」作响。 我坐在沙发上看着对面香艳淫糜的场景,感觉自己又再次慢慢地

    立即阅读
  • 我要杀死你。你信不信

    2019-07-26 | 4 | 1

    当天晚上,梅宁和我一起赶到机场,把她的未婚夫林彼得接了回来,并把他送到西四环外一家五星宾馆安顿下来。正好接到梅雪的电话,于是我和梅宁他们便在宾馆分手,回到家里。 「宝贝,你回来了。」梅雪对我的问候只是淡淡地一笑。 等我进厨房帮她收拾晚饭的时候,我要梅雪把菜刀递给我,梅雪拿着菜刀,指向我的胸膛,脸色一变:「你动我妹妹了?」 「动了。」 「我要杀死你。你信不信?」 「……我信。」 梅雪脸色阴晴不定地变化了数次,突然她一把扔向菜刀,扑向我的怀抱,一面哭一面捶着我:「我恨死你了!你这个不要脸的王八蛋!姐妹通吃啊你这个人渣!」我也不知如何安慰她,只好由着她闹了半天。 「今天晚上,我请谢名来我

    立即阅读
  • 范冰冰母女花

    2019-07-26 | 57 | 1

    闪电划破乌云密布的天穹,瞬间把夜空照耀的如同白昼一般。紧接着,一声惊雷炸响,天地风云变色,暴雨从黑色的天幕倾泻而下,山野中就连野兽也都纷纷避雨不见了踪迹。 可是在高大陡峭的绝壁峰上,两个手持青峰长剑的男子却在互相打斗,奇怪的是那雨水却半点也洒落不到两人的身上。 「天淫……你束手就擒吧,今天我绝对不会让你活着离开这里。你胆子也太大了,居然连当今皇后你都敢奸杀,实在是罪不可恕……」说话的一位身穿黑色蓑衣的老人,他手持一把青峰长剑遥指对面一个三十岁左右的貌似潘安的男子,愤怒的呵斥着。 那貌似潘安的男子不屑的冷笑一声:「当今皇后性淫,后宫糜烂,她本人也常与太监对食,老子过去草她的老比,那是为她好。孤翁

    立即阅读
  • 杀手负心

    2019-07-26 | 4 | 1

    小D是一名二线城市派出所的小警察。这个二线城市在全国比较有名,因为他的另一个名字:性都。在这样一个城市里,打工的人们来了又去,整个城市喧闹浮夸,欲望疯涨,到了晚上,群魔乱舞,纸醉金迷。小D本来有一个稳定的女友,叫小兰,在一家日资工厂工作。小兰经常抱怨日资工厂压榨人,一个月只有几天的假。小D一直安慰小兰要看的长远些,年轻的时候辛苦一些没什么。平时和小兰通通电话,等放假的时候看看电影。偶尔开房,小兰都总是不太方便,只能帮他用嘴解决。小D也觉得没什么不好,毕竟自己还算是一个幸福的人。直到在一起扫黄活动中遇到女友后,小D才明白,为什么每次开房小兰都不方便:因为方便的时候,她含着的都是别人的鸡巴!都在被

    立即阅读
  • 设计擒女

    2019-07-26 | 2 | 1

    轿车缓缓地开动了起来,速度逐渐加快。夜暗中,莫里斯只看见两侧的景物不住向后退去,而那个C裔人手中的枪却始终顶在自己的额前,没有丝毫松懈,不禁脸色忽青忽白,犹疑不定。 他虽是黑道上的人,但表面上是正当的商人,暗中只负责毒品的货源。他运来的毒品卖价低廉,从中获利不多,因此别人也不嫉妒。他平日基本不参与黑道上的纷争,有了麻烦自有平日接他货的人出面调停,道上的历练少得很。此时遇袭,顿时就慌了手脚。 只听得那个C裔人道:“莫里斯先生,请你不用担心。今天我来的目的,不是要你的命,只是谈一笔交易而已。请先让我自我介绍一下。我来自南洋会,姓祈,在南洋会中身居副职。” 南洋会在S市的黑道上虽然势力不及方徳彪,但

    立即阅读
  • 任凭老婆被蹂躏

    2019-07-26 | 20 | 1

    下午睡了一小觉,梦见一洋人躺在餐桌上、我老婆光着身子面向上的躺在他身上、被他肏着,扭动、呻吟。我走过去亲老婆脸、伸手摸她豆豆,再往下摸她屄肉和那洋人的鸡巴。那鸡巴很硬,老婆屄没湿。我问老婆舒服么?她只哼叽,不说话。 醒来,到约定地点开始逛街。老婆精气神很好,说下午挣了不少钱。 说是老婆,并没领证;说是傍家,怪难听的。她比我大,大很多,我也管她叫领导、老姐、大姐。 逛累了,我俩走进一家日餐馆,点餐以后低声聊天。 她问:你洗澡没? 我说:还用说? 她问:你下午射了? 我说:还用问? 她说:你上午答应得好好的说不射、说给我留着交公粮。 我说:男人都是畜生。那玩意儿上了脑袋,谁忍得住? 她问:那我今晚

    立即阅读
  • 喷射

    2019-07-26 | 6 | 1

    高艳正在忘我的工作,突然被人从后面把她控制住了,她不知道来人是谁,但听那口气好像是强盗,一天生胆小,就乖乖的服从进来的那个人指挥,不让她动她就不敢动,其实她很想动,因为她撅着屁股这个姿势很不雅观。 她就这么个羞涩的姿势被定格在那里,来人粗暴的撕扯她的内裤,那人的力气很大,将她压在桌上使她动弹不了。 “你不要这样,你放开我。强盗。” 高艳的求救无济于事,那个男人并没有因为她的话语而放了她,内裤被男人粗暴的撕个粉碎,因为她听到了内裤的开线声,“你这个无赖,你咋这样,你知道你这是在犯罪,你松开我。你松开我,你走你的,我不会跟任何人说的。” 高艳轻轻的述说着。 男人并不语言,他把所有的一切都用在了行动

    立即阅读
  • 艺高当险任

    2019-07-26 | 2 | 1

    “赵警官,请休息。我这就去叫郑警官和马克警官进来。” 赵剑翎点了点头,看着这个金发碧眼的护士离开了病房。虽然是土生土长的C国人,但在国际刑警处身居要职,她的英语非常之佳。因此虽然人在U国,但在语言交流上却和在本国无异,真正让她感到郁闷的,是她所处的环境。 她在病房里已经耽了四个月了,就连她的二十三岁生日,也是两个月前在这里度过的。习惯了成天和歹徒们搏斗的日子,现在的修养简实在令她缺乏兴致。 赵剑翎虽然年纪轻轻,却是国际刑警驻C国东南沿海办事处的负责人,这得益於她出道早,极富智计,武艺高强,而又十分英勇,即便随着职位的提升却依然身先士卒,屡破大案,令东南亚黑道上的歹徒闻风丧胆,恨之入骨。 但毕竟

    立即阅读
  • 破敌引疑云

    2019-07-26 | 4 | 1

    再次醒来的时候,赵剑翎发现自己和前一晚时一样,上身被五花大绑着,双脚也被绑住,之间的绳索留有一尺的活动空间。 她的脑海中回现起吴老三抓住了她的双乳,夹住了那可怕的生殖器,实施了乳交。随后她又被呈四马倒攒蹄的姿势绑在了水平柱子上,吴老三用铁钳夹她的乳头,用竹板拷打她的裸体,又将烧融的蜡油滴在了她的肌肤上。 在被折磨得消耗了大量体力之后,她在一场格斗中被以前卡特的六个手下彻底打败。全身无力的女警官被这六个人强行架了起来,轮番对她进行了强奸。如果不是因为自己身上已没有了内裤,她还在怀疑这是不是一场恶梦。 她向牢房外望去,突然一阵惊喜。只见刑房内已经没有一个歹徒留下,金发的女警官劳拉·普林斯正被牢牢地

    立即阅读
  • 裸身落魔掌

    2019-07-26 | 1 | 1

    原来吴老三心中另有打算。方徳彪的帮会一直是南洋会的大敌,尽管多年来双方相安无事,但这只是因为南洋会不想立刻引起冲突而已。直到一周多以前张国强的事件成为了双方公开为敌的导火线。 吴老三是南洋会的第三号人物,素来野心不小。使南洋会取代方徳彪的帮会一直是他的主张,对抗的计划也一直是由他来经营的,张国强这个内奸也是他所安插了下来。 虽说这次行动成功地拿住了敌对势力之首方徳彪,看上去是重大的成果,但事实上只是吴老三多年的心血的一点体现而已,所花费的力气并不太大, 这次的成功,也使他产生了一种不可一世的情绪,对于方徳彪也不怎么放在眼里。即使是在南洋会中,近来收服卡特的残部使得他的威信剧增,已俨然凌驾于杨老

    立即阅读
  • 禽兽般的玩弄

    2019-07-26 | 8 | 1

    花娟没有想到阿香会是彭川卫的情人。这使花娟感到非常的意外。她惊讶是望着阿香,像不认识她似的。这么美丽的女人彭川卫是从那弄来的,据说,阿香不是本地人。 这时候阿香的手机又唱了起来。阿香雀跃的拿过手机,踉踉跄跄的从出办公室。 花娟望着阿香消失的背影,若有所思。 阿香看了一眼手机,是彭川卫打来的电话,她慌忙的来到外面,就接了彭川卫的电话了。 “阿香,你到那了?” 电话接通后彭川卫关心的问。 “到班上了。” 阿香调皮的说。 “到班上了?” 彭川卫不解的问。“你不是回家了吗?咋去了单位了?” “上班啊。” 阿香笑嘻嘻的说。 “你别逗我了你到底在那?” 彭川卫急噪的问。 “真的在单位,我没走,逗你呢。”

    立即阅读
  • 家庭暴力的原因

    2019-07-26 | 4 | 1

    街旁的一个普通的咖啡厅内,长发披肩的周雨娜喝了一口咖啡,鲜红的双唇在杯口残留下部分印记。 「彭太太,我再次代表我们家向您道歉,是我们疏于对陈松的教育,导致他对您女儿做出那样的事情」 周雨娜小心控制着语气,以免给彭岚造成任何不适。 一阵沉默过后。 「他已经对你提出条件了,是吗?」彭岚望着她,似笑非笑。 周雨娜一愣。 「什么?对不起,我没明白……」 「我的丈夫,你在找我之前,已经跟他谈过了,他已经向你提出了条件,而你没有接受,这才来找我谈的,对不对?」 「哦,是……是的,您丈夫提出的要求实在是我无法接受的……」周雨娜的脸蛋不由自主的红了,有些不自然的捋了捋刘海,不敢看着彭岚。 「周太太,」彭岚眯了

    立即阅读
  • 可怕的鬼压床

    2019-07-26 | 5 | 1

    植树节,我跟傻屄似的跟着大家去郊区种树。一锨下去,黄土。两锨下去,黄土。 第三锨下去,瞅黄土里有一钢蹦那么大的圆形横截面,还有血。 我赶紧巴拉黄土,弄出一条没脑袋的蛇,还一蛇脑袋。当时我心窝就一阵绞痛。 赶紧朝尸体说我不是故意的。四周没动静。灾难也没降临。可我心里明白,我还是闯祸了。不是不报,时机未到。 我属蛇。我特信这些。我遇佛就拜。我对神灵始终是诚惶诚恐。我觉得我头顶上空漂浮着很多令人敬畏的神灵。 回家路上买了三斤鸭肝儿鹅肝儿,足够那黑猫吃一礼拜的。 一进家门,就闻见一股难闻的酸臭。我看见镇恶躬着身子在呕吐,肚子上的毛在随着肚皮痉挛而抽搐。 灰绿色黏液不断从丫嘴里喷出,我都反胃了。 我说我

    立即阅读
  • 陷匪巢

    2019-07-26 | 8 | 1

    牢门被打开了,吴老三一人走了进来,他的几个手下只是站在了牢房外。赵剑翎被这声音从睡梦中惊醒,经过了相当长时间的休息,她已不像被押入牢房时那样的疲惫,睁开的双眼虽然还带着几分倦意,但射出的目光已是十分锐利,玉体上的鞭痕也消退了不少。 吴老三问道:“赵月芳小姐,休息得好么?让你想的问题你该想清楚了吧。南洋会正等着象你这样的顶尖人才的加入呢。” 赵剑翎冷冷地哼了一声,道:“这个问题,昨天就已经回答过了。想必你不会是耳朵聋了没听见,又或是记性不好忘记了吧!” 吴老三脸上闪过了一阵的怒容,但随即又转为了淫邪的笑意,说道:“没关系,你现在虽然不改变主意,却不等于你日后还不改变主意。反正你是我的女俘虏,包括

    立即阅读
  • 第一次一样要弄强的

    2019-07-26 | 11 | 1

    敦的力道很快地就将绫压倒在棉被上。 「呜呜……」 被敦压住的绫发出痛苦的悲鸣。 毫不在乎的敦单手立刻伸入绫的裙子里,一把抓在内裤裤头上。 「啊!」 瞬间绫吞了口口水,紧跟着大喊着:「不要啊!」 内裤要被脱掉,使已经察觉到即将发生什么事了,绫的反抗也终于转趋强烈。 绫伸手向后抓住敦已经抓住自己内裤的手,但是敦却不在乎,手臂强顶着绫的手腕。 「好……好痛……」 绫痛苦的叫出来。 没有受到绫的干扰,敦放在了内裤上的手一口气的往下一拉。 「啊啊!」 绫无助的呼喊着。 隐藏在内裤下的屁股,随着内裤的脱下露出身影。然后顺势的一口气的脱了下去。 「住……住手!」 绫拼命的恳求着。 敦却用脚一口气的掀起了裙子

    立即阅读
  • 被擒住的女警

    2019-07-26 | 25 | 1

    杨清越被按在一张椅子上。双手被反剪到椅背的后面,用绳索捆绑了起来。随后,赤裸的脚踝落入了歹徒的手中,旅游鞋被褪下,从未给男人看过的一双白皙美丽的脚裸裎在众歹徒的面前,用绳索绑住。在捆绑的过程中,杨清越不停地挣扎着,即便被绑住后,仍然试图挣脱。那个头目见杨清越反抗不已,反复地抽打她的耳光,对着小兰道:“看看来救你的女刑警队长的下场吧!她已经是我的女俘虏了,今天让你好好尝尝被拷打的滋味。” 头目托起杨清越的下巴,道:“你武功虽然高强,仍然寡不敌众,失手被擒住,现在也一样成了我的女俘虏。” 杨清越紧咬牙关,嘴角鲜血流淌。 “多么刚强、贞洁的女俘虏啊!” 头目手落到了她的两条玉腿上,又抓又捏,道:“多

    立即阅读
  • 美妇的绳索

    2019-07-26 | 13 | 1

    明亮的灯光将房间内的人影映射在客厅的落地窗的窗帘上。 此时,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去,小区内还有着零星的饭后散步的人们,如果哪位有心人抬起头向这间看似普通的房间的窗帘上望去,那他一定会大吃一惊。 窗帘上投射出的人影竟然是个曲线毕露的美人侧影,高耸的鼻梁,欣长的脖颈,齐腰的长发。美人上身似乎是没穿衣物,胸部居然就那么赤裸的挺翘着,若是眼神好的人,还能看见那对豪乳顶端的两粒乳头。只见那美人双手放在背后,纤细的腰肢正带动浑圆的长腿一步一步的挪动着。 最让人血脉膨胀的是,那美人的股间分明还夹着一根绳索,绳索上每隔不远就系着的绳结,此刻映射的窗帘上,让整幅画面显得格外淫靡。 若是有血气方刚的少年看到了这番景

    立即阅读
充值VIP

工作时间:

周一至五:9:00 - 18:00

客服 QQ:QQ交谈

登录注册

立即登陆